政策、市場與資金,台灣房市降價第一槍背後的三大變數

0
276

自2023年初開始,許多觀察家和業內人士對台灣房市持悲觀態度。在平均地權條例修法通過之後,局勢更加嚴峻,甚至有建築界的重量級人物公開表示,一半的建築業者有可能因市場低迷而倒閉。在這樣的經濟環境下,挑戰非常嚴峻,市場上已經形成一種普遍的預期心理,人們紛紛關注是否會有哪個業者或是哪個建案承受不住市場壓力,率先採取降價措施。眾多投資者和消費者都在緊密關注市場動態,以便在第一時間捕捉到任何可能的降價信號。

在這樣的情況下,房地產市場的競爭變得越來越激烈,業者和建案之間的生存考驗將更加嚴格,只有能夠經受住市場變化的業者,才能在未來的房市競爭中立足。

在人們高度期待的「329檔期」來臨時,市場調查業者指出,位於北投區的一個建案已經出現了明顯的降價現象,其降價幅度遠低於區域行情開賣價格,可以說是開出了「降價第一槍」。然而,或許是該建案規模不夠大、地點較為偏遠,至今尚未引起整個房地產市場的重大波動。也因此,這個降價事件是否能引發一連串的降價骨牌效應尚不得而知。然而,這無疑為業界敲響了警鐘,未來可能會有更多的建案跟進降價行動,從而影響整個市場的走向。市場觀察家們將密切關注此類事件,以評估房地產市場未來的走勢和潛在風險。

興富發集團尾牙宴的降價第一槍

根據今周刊785期的報導,在經歷近一年奢侈稅打房引發買氣急凍之後,2012年一開始,營建推案王興富發建設董事長鄭欽天在集團尾牙晚會主動宣布,台北市推案價格率先降15%,旗下建案最低七五折開賣,替台灣房市「降價潮」開出猛烈第一槍。

報導指出,金雞廣場案區域行情每坪120萬元將下調至每坪90萬元開賣,內湖日湖百貨案也欲以行情價75折推出。這一棒揮出大動作降價,逼得其他建商都面臨不得不跟進的壓力。

板橋江翠北側重劃區的降價第一槍

第二個故事場景發生在板橋江翠北側重劃區。2016年馬英九政府祭出房地合一稅抑制房市炒作,房市買氣急凍,7月份茂德機構在板橋江翠北側推出第一個預售案「江翠ONE」,就開出「降價第一槍」。當時周邊建案大多開價6、7字頭,而「江翠ONE」直接下殺到4字頭。這個震撼彈將預售市場震得七葷八素,一時之間,建商開破盤價此起彼落。

回顧興富發降價第一槍的影響與後續發展

回顧當年興富發開出「降價第一槍」的影響。當時,這個降價並沒有引發房市骨牌效應和價格破壞效應。相反地,很快的隔年2013年房市交易量又回升,房市炒作仍然十分囂張。這種現象迫使央行不得不續祭出選擇性信用管制,以控制房市泡沫。然而,這樣的措施並未能有效遏止房市炒作,最後財政部不得不出手開徵房地合一稅。在房地合一稅的影響下,市場交易急遽緊縮,才迫使業界在2016年再次開出「降價第一槍」。

總結來看,興富發當年的降價第一槍並未能達到預期的效果,僅僅是一個短暫的波動。然而,隨著政府接連出台政策,如選擇性信用管制和房地合一稅,市場環境逐漸變得嚴格,最終在2016年迫使業界再次開出降價第一槍。這些經歷都反映出台灣房市的變動與政策對房地產市場的重要性,並提醒我們不可忽視政策對房市的影響。

房市發展與降價第一槍的影響及未來展望

過去幾年的房市發展來看,自2017年起,房市交易量便持續逐年放大。主要原因在於市場資金強勢回歸,以及投機炒作再次風行。儘管政府祭出房地合一稅2.0、實價登錄2.0、選擇性信用管制等強力手段,都無法壓制持續飆漲的房市氣焰。最後,在今年初,「史上最強打炒房修法」平均地權條例草案的三讀通過,意圖遏止房市泡沫的擴大。

然而,從過去兩次開出「降價第一槍」的故事來看,最後的結局並非房市崩跌,年輕人依然面臨買房壓力。所以,即使今年真的有大咖的業者或是指標大建案開出所謂的「降價第一槍」,也不必過度樂觀。房市也許會短暫重挫,但很可能在不久之後又找到新的出路。

換句話說,即使在「降價第一槍」的影響下,房市可能會經歷一段短暫的低迷期,但隨著市場調整與資金回流,房市很可能重新找到平衡點並回升。這對於年輕人來說,仍然意味著購房壓力依然存在,不可過度樂觀。

因此,我們需要繼續關注政府在房地產政策方面的調整,以及市場資金和投機炒作的影響。只有在政策、市場和資金三方面取得平衡的情況下,房市才有可能達到一個穩定且可持續的發展。同時,年輕人在面對購房壓力時,也應保持理性,緊盯市場動態,選擇合適的時機和地點來投資房地產,以免陷入資金困境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