重劃展覽館開設 台中市民喚醒過去的爭議回憶?

0
333

資料館啟示:台中市四十年重劃的歷程與遺留

過去四十年中,台中市在都市發展上的決策與執行,均留下了不可磨滅的印記。從眾多城市的角落,我們可以看到許多歷史的痕跡。其中,市地重劃無疑是最具影響力的一環。而現在,為了回顧及紀念這一歷程,台中市政府在不斷努力和計劃後,最終打造了全國第一個重劃成果展覽館。這座展覽館不只是一個呈現台中市過去四十年重劃成果的場所,它更是一座橋樑,連結著市民與城市的過去。

再次喚醒舊日回憶:展覽館中的多面向呈現

台中市不只是全台灣進行市地重劃次數最多的都市,更是一座充滿故事與歷史的城市。而這座全國首創的重劃成果展覽館,透過現代的多媒體技術,讓這些故事和歷史以更生動的方式呈現給公眾。當市民踏入這個特殊的空間,他們不只是參觀展品,更是深入探索台中市的發展歷程,從中得到更完整和具體的認識。然而,展覽館也成為了一面鏡子,反映出過去在重劃過程中所出現的各種弊端,讓人們有機會重新思考和反思。

四期面積最廣 劃出超級大道文心路

台中市到目前為止,總共推動了12期的市地重劃,其中除了第12期市地重劃正要進行之外,其餘的11期市地重劃都已完成,全市的市地重劃總面積達一千七百多公頃。

台中市的第一期市地重劃,是在1965年12月張啟仲擔任市長時開始的「大智市地重劃」,面積只有十四公頃多;接下來的林澄秋市長也推動第二期的「麻園頭市地重劃」,重劃面積為二十四公頃多;第三期的「忠明市地重劃」則是陳端堂市長在1975年完成,面積也只有18公頃。上述三期市地重劃都屬於小規模,重劃工程主要是闢建道路,對公園等公共設施用地則缺少規劃。

台中市真正大規模的市地重劃,是在曾文坡擔任市長時所推動、於1980年完成的第四期市地重劃。第四期市地重劃的面積達四百40公頃,是所有台中市的市地重劃中面積最大的,同時將公園、市場、綠地等公共設施納入規劃,而重劃後光是道路面積便達一百公頃,其中並規劃一條六十米寬的文心路,成為台中市的超級大道,也是台中市道路開闢的新指標。

接下來的市長林柏榕在一九八五年完成第五期市地重劃,重劃的面積也達228公頃;至於張子源市長於一九九○年完成的第六期市地重劃,因為是屬於國軍干城營區的特定市地重劃,所以面積只有營區原有的19公頃而已。

從第四期重劃區開始,重劃區內都規劃有公園、綠地等空間,但限於當時的觀念,這些綠色空間都是屬於小型的社區公園和綠地,空間範圍狹窄且分布零碎,雖然數目不少,但從現在的觀點來看,有人認為它們難以發揮公園、綠地的真正功能,有點可惜。真正公設、綠地完整的市地重劃,則是從7期重劃開始。

7期最具潛力 劃出最高地價

7期市地重劃是在張子源市長任內開始推動,面積達三百五十三公頃,被規劃為台中市的新市政中心區,台中市計畫興建的重要建設,包括已破局的古根漢美術館、新市政大樓、國家音樂廳等等,幾乎都在7期重劃區內,是台中市未來發展的最精華地區,而且整個重劃區內公共設施完整,還有大型的公園綠地,且位於高速公路交流道附近,交通便利,目前已成為台中市地價最高的地段。但7期重劃並沒有在張子源任內完成,一直到林柏榕回任市長後的1992年才完成。第八期重劃區,面積有148公頃,也是張子源在1988年開始推動。

林柏榕是台中市任期最長的市長,前後總共擔任過三屆12年,因此由他推動、完成的市地重劃區也最多,除了前述的第五重劃區是在他手中完成外,張子源任內推動的第七、第八期重劃,也在1991年及1992年由林柏榕完成,至於第九期(面積120公頃)、第十期(面積221公頃)、第11期(面積141公頃)都是由林柏榕所推動,九期重劃在一九九四年、11期重劃則在1997年由林柏榕完成,至於早在1993年推動的十期重劃,因為其間官司不斷,一直到2000年張溫鷹上任之後才完成重劃。去年十月胡志強開始推動第12期市地重劃,重劃面積有81公頃,預定在2006年完成。

圖利傳聞紛擾 張子源遭他調

長久以來,土地買賣一直是足以令人一夕致富的投機生意,台中市幾十年來的市地重劃,所牽涉的可以說是最大規模的土地交易,其中又隱含著各種暗盤因素,因此市井之間流傳著各式各樣的重劃弊病傳聞,也就不足為奇。但由於市地重劃進而導致市長張子源提前離職,以及林柏榕市長及多位市府官員官司纏身,林柏榕且兩度停職,更是喧騰一時的新聞。

張子源在一九八五年底接林柏榕出任台中市長,隨後他便著手推動第7期和第八期的市地重劃,而在市地重劃的消息還沒有曝光之前,便有「消息靈通人士」開始以低價大量購入重劃區內的土地,在出現有人大肆收購土地的動作後,敏感的房地產相關業界便感受到其中所代表的意義,於是當地的土地價格便悄悄地漲了起來。接著市府正式發布將對惠來和豐樂地區進行市地重劃,土地價格更是一夕飛漲,每坪土地的價格甚至漲幅達到幾十倍至上百倍,有人因此獲致暴利,有些原地主則賣在低價,而將原本應該是自己到手的財富送給了別人。

由於其中牽涉到龐大的利益,便有許多不利的傳聞指向民代、官員和特權人士,使得原本是為了繁榮地方的市地重劃,被各種傳聞說成少數特權分子圖暴利的手段,而這種傳聞很快地便從傳聞階段,升級為有被害人不具名指控特定人士的具體情節,甚至還有地方人士出書爆料,明白地將箭頭指向市長張子源和某些和他親近的人士。

到了一九八九年,張子源的市長任期進入最後一年,開始為競選連任展開準備,但種種關於市地重劃區的不法圖利傳聞,卻也緊跟著他不放,出人意料的,當年七月間國民黨中央突然將他調為國營事業管理委員會副主委,並派省府委員黃鏡峰來代理市長。而種種重劃風波也因為張子源的他調,漸漸煙消雲散了。

林柏榕吃官司 任期內曾停職

相對於張子源因七、八期重劃而沒能當完台中市長的任期,接下來的林柏榕雖然當足了二任八年的市長,但卻也因為辦理十期重劃區而吃上官司,他和當時的地政局長曾國鈞等官員,都因被地檢署起訴而遭到停職,省府更是兩度派人代理台中市長,分別是一九九五年十月到1996年四月的張正雄,以及1996年六月至1997年七月的林學正,使得林柏榕這個任期四年時間,有一年八個月的時間是停職的。

台中市的重劃成果展覽館,展出的當然是重劃之後的美好一面,令人對台中市經過重劃之後所展現的進步面貌印象深刻。然而撫今追昔,重劃過程中出現的各種負面紛擾,也不禁令人欷歔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