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宗市地重劃聲請憲法訴訟 「憲法權威」期待法官有憲法高度

0
642

近20年全台灣各地因自辦重劃案,出現不少地主與重劃會對簿公堂的局面,主要就在於公辦重劃與自辦重劃辦法中,抵費地計算適用方式有所疑慮。台中市單元2重劃會「富有公司」在2023年1月17日提出了全國首宗市地重劃聲請憲法訴訟案。

憲法權威、東海大學法律系副教授黃啟禎表示,相同的事務為相同處理,不同事務應為不同處理,這是憲法平等原則的要求下。司法院大法官相關解釋,均明確闡明立法者應依基於事實之差異而為合理的差別對待(規範)。平等原則更禁止立法者恣意擅斷,不得將性質不相同的二事混為一談而強為相同規範,苟如此,便違反平等原則構成法規違憲。

聲請憲法訴訟的富有公司,一審時被法官認定虛增工程款詐取抵費地,依背信等罪判刑,但被告等認為本案所適用的平均地權條例、獎勵自辦重劃辦法及土地登記規則等,有牴觸憲法疑義且直接影響裁判結果,請求二審停止審理,向憲法法庭聲請宣告違憲判決。

根據平均地權條例容許自辦市地重劃辦法第2條,無限制準用公辦重劃辦法,是這次提出憲法訴訟的主要爭議條文,被告認為因此法院誤解自辦市地重劃抵費地的產生原因與計算基礎,和公辦市地重劃都同樣是以「重劃費用負擔總計表」為準,然而自辦章程已載明「本區總開發成本」為計算依規。此一法理衝突所生之爭議,是否該由憲法法庭來釐清?

黃啟禎認為,公辦與自辦市地重劃核心內容性質既然不同,法律事實不同、法律上重要之點迥異、引起的效果也不同,凡此已不符立法準用的要件,獎勵自辦重劃辦法第2條便不應立法準用原來用以規範公辦重劃的市地重劃辦法的規定;否則便是將性質迥不相同的二事,指鹿為馬恣意強行混為一談,有違平等原則,同時也違反明確性原則及侵犯憲法所保障的私法自治制度。

實際比較自辦及公辦市地重劃法令依據,可明顯看出,自辦市地重劃事務中,就「獎勵土地所有權人辦理市地重劃辦法」未明確規定的事項,是完全準用公辦的「市地重劃實施辦法」。事實上,自辦與公辦市地重劃制度兩者根本不同,卻毫無限制、沒有差別地準用,如此的立法體例,雖形式上雖有所依據,法理不免扞格不入。

實際上憲法訴訟新制自去年1月實施以來,雖然賦予民眾個案聲請釋憲的權利,卻必須在用盡法律審級救濟程序,且受到不利的確定終局裁判,才能在收到定讞判決半年內向憲法法庭提出聲請,就實際面來說,官司打到定讞往往曠日費時,再聲請憲法法庭作成判決時間更久了,為免正義遲到,富有公司因台中黎明自辦市地重劃衍生背信罪案,台中高分院承審法官,應有憲法高度,裁准停審聲請釋憲,才能早日釐清法令爭議,讓人民有所依循,也有助避免冤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