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爾房價4年漲83% 年輕躺平族愈來愈多

1
805

南韓的影視作品《寄生上流》和《魷魚遊戲》,赤裸裸地揭露出南韓社會貧富差距的惡化與年輕世代的絕望;總統文在寅努力改善,沒想到卻造成更大的不動產泡沫。

髒亂不堪的狹小空間、設在階梯上的馬桶、斑駁的牆壁、雨天形成的室內小瀑布─電影《寄生上流》的場景不無誇張之嫌;但在南韓的現實社會裡,這種幾無居住品質可言的「半地下房」並不少見。

根據作家安宿綠的採訪,29歲的申泰順(化名)剛當完兵,就窩居在這樣的房間裡,準備考會計師執照。在南韓,一個考生平均要花3年6個月才能考上會計師,申泰順就打算住在這種房租低廉的地方苦讀3年6個月。在首爾,20坪大的「半地下房」,每月租金約50萬韓元(台幣1.2萬元)。旁人看到他這樣的居住環境,覺得悲哀,他卻處之泰然,因為「我從小到大,第一次有了自己的房間」。

高房價首爾出現半地下房屋

南韓全國有半數人口住在首爾市附近,住房供不應求,而且南韓人和華人一樣,也認為不動產才能保值,使得房價居高不下。總統文在寅2017年上任後,決定打擊炒高房價的投機客,限制首爾市中心等區域的再開發許可,加上地方經濟衰退而減少申請開發,2020年全國住宅建設許可數比2015年減少了4成。此外,政府還實施了提高課稅、擴大供給公寓等政策,但房價依然不跌反漲。

日本經濟新聞》報導,前一任總統朴槿惠在任的4年內,首爾市的房價上漲18%,但文在寅上任4年後,首爾房價漲了83%。2021年3月,首爾公寓平均售價是每坪4272萬韓元(台幣99萬元);而高人氣的首爾江南區,1坪則要價6292萬韓元(約台幣160萬元)。以往小康家庭的父母還可以幫子女繳頭期款,之後子女再自己繳房貸,但現在父母已經付不起了。

低收入 調薪政策跳票 打工族大增

傳統上,南韓採取「保證金」制度,房客付一大筆金額給房東,通常是房價的5~8成,之後在合約期內可以免繳房租,只要付水電或管理等費用就好,房東可以拿這筆錢去理財賺更大。如今房價飆漲,保證金跟著上揚。根據KB國民銀行的資料,2021年7月首爾的公寓平均保證金是6億韓元(約台幣1500萬元),比1年前漲了1億韓元。一些房東甚至趕走現有的房客,因為租給新房客可以拿到更優惠的保證金。近來因為利率走低,採月租制的比率才逐漸升高。

台灣智庫副執行長董思齊指出,南韓人當年選出文在寅當總統,對他的期待是「積弊清算」,也就是處理過去不公不義的事。文在寅也的確想協助年輕人解決各種問題,除了房價之外,他還調高工資。

回顧1997年金融風暴後,南韓推動勞動市場彈性化,企業容易解雇員工,終身雇用制改成契約制,導致非正職員工大增。非正職的工作,薪資大約只有正職員工的一半。因此選舉時文在寅強調「所得主導型成長」,承諾將最低時薪調到1萬韓元;但2018年大幅調高16.4%,也僅為7530韓元(約台幣190元)。

2020年又碰上新冠肺炎,南韓小規模的自營業占比近25%,調高工資會加重餐飲、零售等自營業者負擔,文在寅調高最低工資的政策只能放慢腳步。南韓2020年最低工資結果只調高2.9%、2021年1.5%,調幅創歷史新低。2022年雖然調高5.1%,但最低時薪也僅為9160韓元(約台幣230元),文在寅的1萬韓元承諾顯然跳票了。

然而,疫情沒客人上門,業者依然只能裁員或歇業;根據南韓自營業者非常對策委員會的報告,過去18個月,全韓平均每天倒閉1000家店,累計已有45萬家商店倒閉。2021年8月為止,正職員工少了94000人,非正職員工增加了64萬人。非正職員工占勞工比率38.4%,創歷史新高。

年輕人放棄拚未來 不婚不生也不要命

自營商關門,年輕人的打工機會也減少,造成失業率攀升。事實上,南韓青年失業率長期以來都比其他世代都高;2021年10月時,南韓失業率為2.8%;而其中,20~29歲的青年失業率則是5.7%。阮囊羞澀的年輕人,只好每天吃泡菜配白飯,或吃麥片配優格。

根據全球統計網站Numbeo對83個國家的評比,2021年南韓的生活品質指數排名42。與文在寅上台時的2017年相較,下降了20名;各項指標中,大幅惡化的是房價飆漲和生活費負擔沉重。

新韓銀行的資料顯示,南韓前20%的民眾,2020年平均資產達12億韓元,比2018年增加10%;倒數20%民眾則反而減少了4%,僅為2715萬韓元,貧富差距愈來愈大。

對人生前途絕望的年輕人於是拋棄戀愛、結婚、生子,被稱為「3拋世代」;不過,現在連就業、房、夢想、人際關係也都只得放手了,而成為「7拋世代」。更有人戲稱,還有連健康(不做健康檢查)和外貌(不整形)也捨棄了,變成「9拋」或「N拋」世代。

實在走不下去的人,最後也只能連自己的生命都「拋棄」了。南韓自殺率向來居高不下,根據南韓統計處的統計,2020年南韓每10萬人的自殺人數是25.7人;而同年台灣的自殺率則是15.5人。董思齊分析說,以往南韓人鬱悶時,還可以到24小時營業的餐廳喝酒紓壓,疫情爆發讓餐飲業無法開門,讓大家壓力更無法排解。

在《魷魚遊戲》這部全球賣座的電影中,一群債台高築的人為了贏取獎金而參加致命的遊戲,南韓年輕人也夢想一攫千金、一夕致富。近來在南韓街頭,可以發現不時拿出手機來看股市行情的年輕人變多了。南韓《經濟日報》報導,根據南韓10大券商的資料,2021年8月初時,20、30歲年輕人海外股票購買金額達到103兆韓元,是前1年同期的2倍。其中,主導的是30多歲的人,他們對去年南韓股市漲幅不滿意,轉戰美股。

南韓年輕人投機搏未來 買股期待一夜致富

20、30歲的年輕人還熱中投資未上市股票。一位投資者說:「我買了10家公司的股票,如果中1家,就像中樂透一樣,獲利可能是100倍。」非上市股票交易平台「天使聯盟」的投資人有56%是20、30歲的年輕人。虛擬貨幣也是年輕人青睞的投資標的,因為這比投資不動產或股票更容易入門。

南韓4大虛擬貨幣交易所2021年第1季新加入的250萬人中,20、30歲的年輕人占比達到6成以上。一份針對大學生所做的問卷調查結果也顯示,約1/4的受訪者都投資了虛擬貨幣,最重要的理由是「小額就能投資」。

屬於進步派的文在寅,理應受到年輕人的支持,但他的政策反而讓含著土湯匙出生的青年,無法從地獄朝鮮中脫身。2022年3月即將舉行的總統大選,如何真正帶給大家美好的未來,將考驗下一位領導人的智慧。

1 COMMENT

  1. … [Trackback]

    […] Here you can find 7701 additional Information to that Topic: archicake.com/首爾房價4年漲83%-年輕躺平族愈來愈多/ […]